25.4 C
Indonesia
Sunday, March 3, 2024
spot_img
Home休城散记休城散记-160 参加印华作协网上恳亲会

休城散记-160 参加印华作协网上恳亲会

香港 东瑞

印华作协袁霓主席发来短讯,邀我在网上恳亲会主讲疫情生活,大约十五分钟。我一看名单,参加者近100人,有点慌,犹豫很久,想婉辞,主要视频会议没经验、不习惯,最后还是瑞芬说服我接受下来。手机上袁主席教了设置程序,我们想还是电脑画面大些,好操作。

求助于儿子,他很积极,当晚带了镜头就来弄了。在疫情中,他身为教师,每天就靠为三十几位学生上网课,因此,驾轻就熟,不太久就设定好了。

一月十六日晚印尼时间七点(香港八点)前打开电脑,在ZOOM有关地方输入会议号码、密码,很快看到荧幕上一格格久违了的文友头像,来自雅加达、万隆、井里汶、牙律、苏甲巫眉、展玉、北干峇鲁、峇淡、楠榜、棉兰、峇厘以及香港等十几个城市的文友。此类跨地域的会,堪称小型国际会议了。听到大家嘈杂的讲话声,看来大家为能见到那么多文友而兴奋不已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袁霓主席请大家静下来,开始主持会议,且请我发言了,我心情骤然发紧,瑞芬挨坐在我一侧,听力欠好的我,有什么听不清的我可以问她。然我开始讲时,面对的是一道荧光屏,不像以前是礼堂或演讲台前方的听众,我担心文友听不清我说的话,嗓子尽量放大,辅以大幅度的手势,还不断问文友听到吗?我先简单地介绍一年来香港的疫情、我们的家庭生活和个人的创作状况,还讲了参加征文比赛获得两千个口罩、除了自己用,还派赠给需要的人的故事,还有金门2021年7月欲为我举办”东瑞文学作品展”,因为疫情只好延期的事。因为不习惯,原先准备按要求讲15分钟的,大概六七分钟就说完了。

瑞芬在我说的时候,在纸上写了一行字,提醒我说,讲话的时候,动作幅度不需太大,音量小点就可以了。我反省了一下,觉得确也如此,但第一次练兵阶段,无法苛求,虽不满意,也原谅了自己。袁主席还客气地来道谢鼓励。她看到那么多文友参加,以后有意再办。那时,如果还有机会,我一定会有所改进,习惯、适应了就好。

疫情中,看国际各国要人开视频会议以为距我们很遥远,没想到我们一群敲键舞者有日也有机会足不出户靠网络开会,刹那间也很有一种大人物感。现代科技实在太棒了。

回想这大半生对着大众讲话,数不清有多少次了,有关的国家、城市非常多。最无法忘记的是,第一次对着国外文友讲文学,那是八十年代末,被邀到马来西亚吉隆坡。原先我们是一家大小去游览,哪里料到大马作协主席孟沙(已故)临时突然请我演讲,他且已在报纸发消息,推也推不掉。我只好连夜在酒店的洗手间写讲稿(那时还抽烟),第二天在中华大会堂演讲,听众八十余,我很怯场,始终看着稿子念。事后,孟主席很包容,只客气地说如果能配合点手势就好了。迄今我一直无法忘记这一场,因为在香港的我,那时如同被抛废的螺丝钉一般的一位弃将,万分失落,而异国的文友却将我当名家一样接纳。

经历无数次、无数地方的讲座,慢慢磨砺锻炼,渐渐地习惯了,还从女儿、学生那里学会了制作配合演讲投映的电脑简报(可以少化点口水),但从没一处不做讲前准备,熟悉程序和讲稿。

另一半芬常常在会场上坐在第一排,做我的特邀评审,给我打分。她打最高分(98分)的是2018年5月1日在印尼雅加达印华作协会所举行的讲座,我的讲题是《小小说是一门文字艺术》。她说,我讲得深入浅出、一气呵成,几部分都衔接得紧凑,例子也生动。她一向对我严格,非常珍惜她的赞,成为我重要动力。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
Most Popular

Recent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