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.4 C
Indonesia
Tuesday, September 27, 2022
spot_img
Home文友庭院月饼囧事

月饼囧事

站在超市琳琅满目的月饼货架前,想起了童年一件温暖的囧事。
小时候父亲在城里上班,我随乡村小学教书的母亲在乡下。学校后门外是一条小河,因怕我落水,四岁那年我就跟班上学了。上学前,母亲一直把我托付给离校不远的一户人家喂养,我四岁前大部分时间是在奶妈家度过的,奶妈家和我母亲教书的学校步走仅十来分钟,奶妈家的女儿——我的姐姐大我十几岁,很疼我,常背着我两边跑和到处玩耍。
记得就是刚上学那年的中秋节,姐姐来学校接我和我母亲去过节,那时中秋节不放假,母亲让姐姐牵着我先去奶妈家。母亲准备了过节的礼品:牛皮纸包装的红糖一拎(一斤)和一个当时在我眼里如黄灿灿大太阳的月饼,那个月饼是母亲托人在炯炀河街上买的,很有面子的。七十年代,糖和食品都是凭票计划供应的,所以显得尤为珍贵。我在奶妈家和自己家都是最小的,所以兄姐们都让着我宠着我。糖不是随便可以吃得到的,吃红糖是我专利,奶妈和母亲都是用很小很小的酒杯盛着,让我用小舌尖添着吃,在奶妈家馋过好多小伙伴,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自豪。至于月饼嘛,更是一年等一回呀。
当天下午,带着我玩的姐姐一转眼发现我不见了,回来问奶妈,奶妈一边责怪姐姐没看好我,一边在村子里寻找呼叫,寻喊了几圈也没找到我……奶妈焦急的喊声惊动了全村的大人小孩,青壮年汉子们衣服也没顾上脱,就跳进了奶妈家屋后的池塘里。村民们都坚信我落水了,因为最后有人看见我是在池塘边玩的。正一片忙乱慌张之时,母亲来了。一向身体虚弱的母亲立即晕厥,妇女们又慌忙去呼救母亲。
家里家外人头窜动乱成一锅粥时,姐姐的尖叫,惊了所有的人。
姐姐发现,奶奶的老式衣橱张开个缝隙,衣橱下面还有一个小板凳,她打开橱门,发现我竟然坐在衣橱里面呼呼大睡。
奶妈把我从橱子里抱出时,我满脸满身都是月饼渣……

作者:马骏斐

Previous article姥爷的猎枪
Next article落地生根土为母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
Most Popular

Recent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