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.4 C
Indonesia
Saturday, June 25, 2022
spot_img
Home文友庭院槐花香里品初夏

槐花香里品初夏

蝉发一声时,槐花带两枝。四月末五月初,随着大大咧咧的阳光一起窜到舌尖上的,是槐花的清香。
在我的家乡豫北一带,常把槐花称作洋槐花,虽然带有个“洋”字,但它一点也不高高在上,反而,它非常亲民,大人小孩都能感受到它不动声色的存在。初夏的某一天,无意中嗅到空气中飘逸着缕缕沁人心脾的香气,一抬头,呀!洋槐花竟然默不作声地开了。枝繁叶茂的绿意间,一簇簇洁白如玉的洋槐花闪着耀眼的光,如积雪,似团云,在清风里微微摇曳,洁白素净的似不食人间烟火的纯洁少女,散发着淡淡素雅的清香。
很快,街头巷尾的槐树下,便有了一些采摘洋槐花的人,有用一根带钩的长竿子站在树下连花带枝钩的;也有一些善爬树的顽童,猴子般哧溜哧溜爬上树,把一串串的槐花从上面撒落下来的。吃洋槐花是野趣,尝尝鲜,谁也不把采摘下来的花儿看得多金贵,便不分彼此,想吃,就坐在树下,一面拉家常,一面往篮子里捋。
年少时,每到槐花飘香的季节,母亲便会说:“该去摘洋槐花了。”这种事,我们兄妹是极乐意去做的,不等母亲再说第二次,我们早已兴冲冲地扛了长竿,挎上篮子,兴趣十足地来到槐树下。若低处的花已经被人采摘光了,哥哥就会爬上树去。高处的花更鲜更密,采摘时,却只嫌少。等母亲再三喊:“够了够了!”哥哥才肯溜下树来。
采摘来的洋槐花,母亲有多种做法。做汤。水开锅时,放进些淘净的洋槐花,再倒进调好的面糊,便是槐花面汤,喝时,香气扑鼻,直入腹底;也可做菜。焯过,烹油,加少许盐,放入盘中,只见花苞洁白,花梗碧绿,若一盘碎玉,不吃,看了也赏心悦目;母亲做的最多的是槐花蒸菜。做法也不复杂,将槐花清洗干净,放入少许盐,晾去多余的水分,拌入适当的面粉,让槐花上自带的些许水分自然均匀地裹上一层薄薄的面粉,将裹好面粉的槐花摊在蒸笼里小火慢蒸,等香气四溢时就熟了,掀开笼盖,只觉醉人的香气扑面而来。做一顿这样的蒸槐花,满厅满院,处处都是槐花飘香。蒸槐花是菜,也是主食。入口,绵,软,甜丝丝,香喷喷。吃过后,齿颊留香,再仔细一品,有丝丝初夏阳光的清冽和喜悦。
前年买了一些茉莉花茶,曾在其中发现似有洋槐花之嫌的花,倒觉得这是个发明。论香味,洋槐花实在不让茉莉。
槐树花期很短,采摘洋槐花,含苞欲放的最佳,这样,每年只能吃上寥寥几次的新鲜洋槐花。待满树的槐花盛开,如雪花般耀眼,花香更加馥郁,一阵清风吹来,会下起飘飘洒洒的槐花雨,此时,槐花已经老的不能吃了,要想吃新鲜的洋槐花,只能等来年初夏。

作者:魏 霞

Previous article夏天养阳正当时
Next article纸厂选址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
Most Popular

Recent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