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.4 C
Indonesia
Sunday, May 29, 2022
spot_img
Home文友庭院欢欢喜喜迎小年

欢欢喜喜迎小年

“二十三,过小年”,年节进入倒计时。红彤彤的太阳从东山顶露出头,女人吆喝全家人大扫除。洗衣机“哗啦啦”欢叫,女人把被套、床单、窗帘,一古脑塞进洗衣机。厨房里水汽腾升,红红的火焰舔着大铁锅,女人从橱柜中搜罗出盆、碟、罐,放入大铁锅,女人高挽袖口,弓腰伏身,“唰唰”清洗。男人站在高凳上,拿牦牛尾巴做的掸子,掸拂屋顶的蛛网,拿抹布擦拭墙上的尘垢。男人围上女人的花头巾,“哗哗”挥动芨芨扎的大扫帚,把院落、羊圈、厕所清扫得干净清爽。村道上传来孩子们的喧闹声,孩子低头缩肩,溜到院门,被女人尖声叫住,塞给抹布,孩子噘嘴冷脸擦玻璃、门板、门框。过小年,大扫除,扫去尘土,扫去“晦气”,迎来好运,迎来福气。
男人从柜顶取下大红纸,领上孩子出门。推开陈老师的院门,一群人围在当院,陈老师站在条桌前,桌上摆砚台、毛笔、裁刀。陈老师在砚台里滴几滴清水,拇指和中指夹住宽约两公分,长约九公分的墨条,食指抵在墨条顶端,墨条按在砚面上,轻柔均速地磨。陈老师把红纸铺在柜面上,对折几下,小巧的裁刀沿边裁开,成宽约十公分的条幅。男人笑眯眯地凑上前:“麻烦陈老师,院门一幅,堂屋一幅,厢房五幅,圈门两幅。”陈老师提起毛笔蘸足墨,微倾上身,双眼盯红纸,沉吟凝神,深吸一口气,笔尖触到红纸,挥动手腕,一气呵成。陈教师满脑子春联,每副春联贴切,不重样。男人“啧啧”赞叹,摩挲孩子的头:“好好学,像陈老师一样做有学问的人。”大年三十贴的春联,要在小年“请”来。
夜幕降临,最重要的仪式登场。女人收拾净灶台,张贴上新的灶王像,摆上十五个“灶坨坨”,一盘条状的麻糖,还有料豆、清水、饲草。灶王爷今晚要骑马升天,向玉皇大帝汇报一年来一家人的善行或恶行,以供玉皇大帝奖善惩恶,定夺新一年里吉凶福祸的运势。献麻糖,甜了灶王爷的嘴,让他只言好事。“灶坨坨”是灶王爷的干粮,为省却灶王爷的劳累,女人在薄薄的面张上抹上清油,撒上香豆、胡麻、金盏花,卷起来,切成如糕点的小面卷,放在厚铝锅里烙成油旺旺、黄灿灿、酥脆脆的小坨坨。料豆这三样,是给灶王爷坐骑的。
女人给孩子讲灶王爷的传说,很久以前,有人叫张生,娶媳妇丁香,勤劳贤惠。张生做生意发财了,他嫌弃丁香,一纸休书把丁香赶出家门。张生娶了貌美的小老婆,两人挥霍奢侈,家道很快败落,小老婆跟人跑了,张生沦为乞丐。这年腊月二十三,张生要饭到丁香家,丁香给了他许多吃食,张生羞愧难当,一头钻进炉灶里,烧死了。后来,玉皇大帝封张生为灶王爷。“头顶三尺有神明,人要行善行,不要像灶王爷那样做错事。”女人对孩子说。
男人双手捧出一张手掌大的黄纸,上面绘长须的灶王爷骑骏马,两童子待立两旁的图像。孩子拿笔,在图像下一笔一划填写上全家人的姓名。男人提来一只纯白的大公鸡,拿酒淋洗鸡头、鸡爪,一刀割了鸡头,鸡血溅出来,洒在灶台上。“男不拜月,女不祭灶”,女人躲到堂屋里,男人和孩子跪在灶台下,三叩九拜,点燃灶王符,纸灰袅袅上升,灶王爷驾青烟上天了。
孩子跑出院门,点燃鞭炮,“噼噼啪啪”,年味氤氲开来。

作者:蔡永平

Previous article除尘
Next article太固执了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
Most Popular

Recent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