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.4 C
Indonesia
Sunday, May 29, 2022
spot_img

除尘

春节近了,按照传统习俗,又到了除尘的时候。
除尘,也叫掸尘。记得童年时,每逢除尘,妈妈总要精心选择日子,出去砍一些竹枝,自制一把长柄的掸子,然后,把我赶在屋外。她自己则穿上旧衣服,头裹方巾,挥动长柄掸子,对简陋的草房进行一次彻底的清理。庄稼人常年在田里穷忙,平时的杂物、农具、盆盆罐罐之类的东西,难得有空细细收拾,日积月累,墙壁很容易布满蜘蛛网,角角落落里也会有不少垃圾。如果没有这一年一次的彻底“除尘”,这许许多多杂物、垃圾以及阴暗地方也许会长期得不到整理和清扫。妈妈尽管很爱干净,但房子太差了,因此,每次除尘,屋子里还是免不了尘土飞扬,她也变得灰头土脸,让我几乎不敢相认。
为什么要除尘,据说,在百姓心中,除尘还寄寓了祓除不祥的愿望:“灰”与“晦”、“尘”与“陈”谐音,除尘就是 “除陈”,就是要把一切“穷运”、“晦气”统统除去。
愿望总是美好的。我至今难忘的是,有人除尘偏偏招来了 “晦气”。那是1968年,邻队有个富农子女在家掸尘,吓死了。我听说后,赶去看热闹,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。死者王某才30多岁,属于“富农子女”,老公也是“富农成份”。“狗地主”“臭富农”那时属于斗争对象,这个王某掸尘时,竹枝扎的“掸子”竟然碰了墙上的毛主席像,有一根竹枝把主席像的一只眼睛戳了个洞。王某吓坏了,赶忙取下主席像,还没等她换上新的主席像,有人来串门,发现她家没贴主席像,四处找,发现墙角丢在墙角,迅速拿来一看,啊,是主席像,眼睛竟然被戳瞎了一只。来人转身就去报告“大队革委会”。揪斗人的队伍还没到,王某就用菜刀割了手腕,死了。我赶去看热闹,只见泥地上一滩血,她的老公好像傻了,木头人一样趴在地上,只有她未成年的孩子在大哭,这一幕把我吓得不轻。
除尘,竟然出现这样的悲剧,我有些怕除尘了。幸好,文革结束后拨乱反正。腊月二十三过后,除尘又成了民间的“传统节目”。不过,这时我已二十出头,是家里除尘的主角。为了把每一处角落都彻底清扫干净,我总是选一个晴朗的日子,先把屋里能搬的大件小件都搬到门外,不能搬的,则用塑料薄膜、报纸盖起来。自己戴好口罩,穿上旧衣,全副武装,在家中从上向下,从东到西,大扫特扫。一时间灰尘起舞,如薄雾在飘。等尘埃落定,擦窗,门,家具,再挂起浴帐,洗个热水澡。最后,换好衣服,放眼屋内,窗明几净,焕然一新。顿觉神清气爽。
说来奇怪,除尘之后,年味似乎就真的来了。如今,除尘的日子又近了,我问爱人:到时候,约一位钟点工阿姨来除尘怎么样?老妈听到了,很不满意:“你也不看看,如今的房子这么干净漂亮,哪里还有尘除啊。”
想一想老妈的话,确有道理。告别了老屋,住进了新宅,除尘也许只是一种文化传承,寄寓了人们除旧布新的美好愿望。既然如此,是否就从此告别除尘呢?我不禁思绪飘飞,一首关于“岁末除尘”的诗也在我记忆的屏幕上越来越清晰:“我不用搬凳,架梯\也不用扫帚,抹布,鸡毛掸\我只用一夜不眠\蘸一夜月光\我不擦里屋,也不擦外屋\不擦窗台,也不擦灶台\我先擦我的心窗\擦得心疼,我不喊疼\擦得泪出,我不叫停\除尘\就要对自己狠\心上的尘,比檐尘更可怕\心不明亮\人,何以明亮……”哦,房子无尘可除,那就让我们关注心灵吧,除去遮蔽心灵的灰尘,我们的生活才能真正焕然一新,你说呢?

作者:夏俊山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
Most Popular

Recent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