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.4 C
Indonesia
Sunday, March 3, 2024
spot_img
Home休城散记休城散记-166 纪念钢琴家傅聪

休城散记-166 纪念钢琴家傅聪

新加坡 黄月嫦

2020年即将结束的倒数第四天,一早读到新闻大字标题:钢琴家傅聪染冠病,一瞬间,好几张他点烟与抽烟斗的画面,马上在我脑海中蹦出来,虽然不知道有烟瘾者与染新冠肺炎导致重症的机率是否有直接关系,高龄86的冠病患者,绝对不是个会令人觉得乐观的年纪,当下深感凶多吉少,果然第二天起床一打开电子新闻,触目惊心的新闻标题:傅聪已于前一日下午谢世。

一生遵循中国翻译家父亲傅雷教诲,学做人学做艺术家音乐家最后才是钢琴家,傅聪一辈子含蓄低调内敛,唯一敞开自己的时候,也许只有坐在钢琴前,十指轻抚琴键,送出的一串串音符,把他一颗对音乐极之敏感的心,感受到世间的音乐之美,毫无保留地展露在世人前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,曾经在伦敦听过两场他的现场演奏会,最震撼人心的那一场,与英国优秀的室内乐团‘伦敦莫扎特演奏者’合奏萧邦的第二钢琴协奏曲,第二乐章开始,句句都是世上最忧伤凄婉的乐句,在傅聪十指的运送下,一个个音符化成极致的美,美得融化了人心,直捣人的灵魂深处,教人无处躲避至热泪盈眶。

演奏会结束后,同去的同学拉着我往后台走,说是有认识傅聪的朋友,托她捎口讯给他,进得后台门里,一眼见到傅聪还没把上台穿的燕尾服除下,整个人似疲惫不堪地倚靠在墙上,冷冷地眉头深锁满面愁容,似个旁观者般并不与喧闹的乐团团员混在一块。

我只远远地站一旁,绝对不敢往前踏近一步,总觉得把萧邦弹得如此出世的,该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物,寻常人应该无法做到像他刚刚在演奏厅的钢琴上做到的!

最近看了他生前最后十多年间,留下的几个极有限的访问视频,镜头前笑容可掬,侃侃而谈的傅聪,与七十年代在后台见到的他,简直判若两人。

其中有一段,他提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自己正当少年时在北京天安门广场,四周群众人人举臂高呼万岁,尽管他深爱新中国,当时胸中澎湃的激情,一点不比四周其他人少,自己的手臂却无论如何提不起来。

听到他自我剖白的这一段,我忽然就明白了,当年在后台见到他面对乐团团员的热闹喧哗,却孤独落寞地,斯人独憔悴倚墙旁观的一幕。

有人评价傅聪为人不近人情,到了美国从此谢绝所有访客的张爱玲,与他同属天才类型,被贴上这种标签似乎很正常,其实不过是坚持原则不愿随波逐流,坚决不肯妥协亦绝不放弃,不愿意委屈自己迎合他人,坚持贯彻始终做自己而已。

相信他一生不迎合商业与浮名的原则,让他的音乐事业,错过许多在知名度连带经济上,更上不止一层楼的机会。对于自己认可的事,专心于自己热爱的音乐上的追求与钻研,晚年致力于引导后进,他始终坚持不懈。

傅聪留下的录音不多,他深觉进录音室为录音而弹奏,顾虑太多有违自然。

现场演奏时,专心无二地以最纯净的赤子之心,把毕生追求的理想中的音乐,尽情地发挥至极致,才是他心之所属。

而且,同一首乐曲,每一次的弹奏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,因此诠释出来的曲子也不会每一次都一模一样。

家里收藏他早年的光碟录音中,一样的曲子也听过他现场演奏,结论是非常同意他不喜进录音室的原因。

傅聪非常推崇十九世纪末与二十世纪初的许多位演奏家,几乎每一位除了琴弹得超然的好,举凡文学哲学都有一定程度的修养。

听傅聪教肖邦的一套24首前奏曲,信手拈来的中国诗词典故或希腊神话作比喻,胸中没有点中外文学底子,多半会跟不上他的教学方式,显然地,他自己就具备了极丰富的人文素养。

最令人折服的,他分析起乐句来,轻描淡写地要求在某个点轻吸一口气,就那么一两秒之差地画龙点睛,整首曲子马上脱胎换骨!

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,傅聪赢得国际肖邦钢琴大赛第三名后,留在波兰习琴,58年毕业前得知父亲傅雷已被打成右派,自己则频频被中国政府催促,学成必须即刻归国,傅聪深知自己回国的命运,等同于与父亲同归于尽,考虑再三,傅聪毅然收拾行李,悄悄登上飞伦敦的班机,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
数年之后,傅雷果然在文化大革命中,不堪受辱与妻子双双自尽而亡。

被归类为叛徒二十年后,七十年代末傅聪获准回到中国,从此频繁来往于两地之间,开演奏会之余,努力不懈地把自己的音乐知识倾囊相授于中国年轻的一辈,为提升中国的古典音乐水平尽了一份力。

去国数十载,他身体里住着的灵魂,还是故国的。

傅聪毕生追求音乐上的完美,他承认活着时是永远达不到的,除非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去年倒数第四天,怀抱他视为宗教的音乐,他达到了完美的境界。

傅聪的音乐成了绝响,却始终在我心头回荡。(完稿于2021年1月23日星期六)

LEAVE A REPLY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- Advertisment -spot_img

Most Popular

Recent Comments